社会教育>教育推广> 界首历史上的革命烈士之朱彬

界首历史上的革命烈士之朱彬

发布时间:2022-05-18     浏览次数:690次     文章来源:界首博物馆

河南省沈丘县城北五里墩烈士陵园正中有一座六位烈士的陵墓。墓碑顶塑有一解放军将领策马征战的英武形象。这将领就是享有盛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民运部副部长朱彬。他是华东野战军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唯一的高级军官。 

640 (9).jpg

朱彬,又名朱开晋,乳名朱寿狗,1903年11月11日生于湖南郴县大奎上乡龙形村一个农民家庭。朱彬3岁时,生母病逝,继母的另眼相待给他的童年生活蒙上一层灰暗的色彩。

他学习成绩优良,但因家庭困难,后便辍学。不久他由父母包办结婚,婚后夫妻感情不睦,便离家出走闯江湖。

到衡阳,他举目无亲,整天四处游荡,最后只得跑到湘南保安队当了兵。起初,他很高兴,一来解决了生活问题,二来以为手中有了枪,可以为劳苦大众出口气。在军中他勤学苦练,军事素质不断提高,表现出色,5年后当上了排长。但是他看到军阀官僚争权夺利,互相倾轧,残害百姓,鱼肉人民,尤其在湖南各地起来的农民运动中,保安队不但不支持农民的正义斗争,反而奉命去捉拿农民运动的领袖,便心灰意冷,埋怨自己走错了门,渐渐消沉下来。开始上司指责他患了软骨病,后来骂他是不是被“共匪”吓怕了,将他的排长职务撤了,安排他在团直训练队当教官。1934年5月,朱彬跟随国民党湘南保安团开进湘粤赣交界的桂东县的上游驻防。1935年3月的一天晚上,保安团抓住了粤赣湘游击队一个16岁的通讯员朱小宝,朱彬奉命同保安所的人对这个小通讯员进行审问。小通讯员镇静的神态以及坚强的表现给朱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的两句话“红军游击队是老百姓的军队,你们这狗军队与人民为敌总不得好死”更令朱彬警醒深思:一个孩子能够分清是非,明白好坏,而我朱彬呢?他从中得到了启示。几天后他听说团部长官要保安所处死朱小宝,心情难以平静。他借查哨为名,趁着夜色走进关押朱小宝的地堡,很快给这个小犯人松了绑,要他快跑,并告诉他,过几天保安团的两个营将围攻鲁瑶山。

 朱小宝逃走的消息传到了保安团部,团部立即派人追查,查现场,查执勤官,却找不到放走朱小宝的真实依据,只好内定了几个可疑的名单,朱彬自然是怀疑对象之一。粤赣湘游击队得知保安团要围攻鲁瑶山,采取了紧急措施,将队伍开进骆驼岭隐蔽起来。当国民党保安团两个营1000多人、枪围、攻鲁瑶山时,朱彬灵机应变脱离保安团投奔到了游击队,将保安团的兵、火力配备、作战部署如实向游击队领导作了汇报。游击队针对敌情很快将保安团打垮,取得了胜利。战后,朱小宝领着朱彬来到游击队总部,见到了陈毅。当陈毅得知朱彬会使用各种轻重武器时,便建议他到教导队去当教官。朱彬在革命队伍中吃苦耐劳,好学上进,教学有方,作战勇敢,屡立战功,受到游击队指战员的好评。1937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爆发后,朱彬所在的粤赣湘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一支队,朱彬在一团二营任军事教官。他对官兵的军事训练严肃认真、把军事理论同实地作战紧密联系起来,部队的战斗力迅速得到提高,受到了军部的嘉奖。

1938年春,新四军北上抗日,一支队在陈毅司令员的带领下来到安徽歙县的岩寺集中,这时国民党军队向西溃退、武汉三镇遭受日军威胁,朱彬所在部队开赴苏南抗日前线后,部队后勤供应不上,严重缺粮。陈毅指派朱彬任一支队政治部管理科长,朱彬到任后率领10余人深入农村筹集粮草,日夜奔波。他打听到苏南赵庄有一粮商名叫史组进,家中储粮300多担,准备运往武昌,便率两名干部深入史家做耐心的思想工作,启发他的爱国之心,使史组进将粮食卖给了新四军,保证了部队的供应。1939年11月,新四军江南第一、二支队领导机构合并,陈毅为指挥,粟裕为副指挥,朱彬担任政治部总务科长,指挥部决定部队横渡长江,向北挺进,建立苏北抗日根据地。然而,日伪军早已严密封锁了长江江面,渡江的工具全部掌握在敌人手中,困难重重。朱彬奉命率领十几个官兵深入沿江老百姓家中,宣传新四军渡江北上抗日的重大意义,动员和组织渡江船队和渡江工具,经半个月艰苦努力,在地方党组织配合下,搜集民船340多艘,使部队顺利渡江。

1941年1月,国民党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新四军遭受惨重损失,朱彬同黄火星、傅秋涛等人奋勇突围,历尽艰险,辗转回到苏中新四军驻地。以后,他随军战斗在苏、浙、皖等地,狠狠打击日本侵略军。

 1946年7月,国民党军集中12万兵力向我苏中解放区进攻。华中野战军集中主力3万多人,在粟裕、谭震林的指挥下,经苏中到两淮,再从两淮到鲁南,转战千里,在运动中寻机歼敌5万余人。在苏中战役中,朱彬负责动员群众支援前线、救护伤员和接管战俘等项工作。他冒着敌人的炮火,历尽艰险,部队打到哪里,支前队就出现在哪里,部队需要的枪枝弹药,粮食草袋就运送到哪里,为苏中战役的胜利立下了功劳。 

1946年冬,为解决部队供应不足的困难,朱彬遵照上级指示,脱下军装,换上便服,在江苏淮安城里开了一家综合商店,自任经理。他以商人身份为掩护,积极开展党的地下工作,为我军筹集粮款,解决部队的经费和物资困难。同时还为部队提供了敌占区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情报,为我军制定作战计划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同年12月下旬,南京国民党当局调集25个旅的兵力,对苏北解放区和鲁南解放区发起进攻。人民解放军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关于下一步作战应集中主力歼灭鲁南之敌”的指示,联合对敌作战,在鲁南展开激烈的战斗。在这次战役中,朱彬带领华中野战军民运部的干部冒着枪林弹雨奔赴前线,慰问作战部队,检查部队纪律,动员群众支援前线。一次,他发现一个连队损坏了群众的东西,因行军作战没有来得及处理,查明情况后除照价赔偿外,并向群众道歉,群众对此深为感动。

1947年秋,为适应战争需要,华东野战军前敌委员会决定由民运部、敌工部等单位组建一个工作团, 朱彬任团长,到鹿色、毫县、准阴、沈鹿、淮县等地做群众工作。朱彬接受任务后率部深入这些地区,紧紧依靠地方党政领导,深入城乡,宣传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动员千百万群众参军参战、献钱献粮,为解放全中国作贡献。这些地区很快掀起了参军支前热潮。由于工作卓有成效,受到领导和群众的赞扬。

1947年11月下旬,华东野战军总部派朱彬带民运部一部分干部战士深入豫、皖苏区做民运工作。朱彬率部来到界首发动群众开展土地改革、筹积军饷、动员支前、征集调运物资。11月21日,朱彬率领民运部干事宗耀、马夫老余、警卫员小朱及两位南方籍战士由界首返回光武,行至刘庄村头时,突然遭土匪伏击,6位勇士举枪英勇抗敌,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

烈士牺牲后,西庄、刘庄一带的群众,将朱彬等6位烈士的遗体装入棺内,安葬于纸店区大王庄。1951年5月,为悼念朱彬等6位烈士,华东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在界首县城人民广场召开了有各界人士25000人参加的追悼大会。

640 (8).jpg

人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悼念朱彬等烈士。追悼大会结束后,界首县人民政府将杀害烈士的4名主要罪犯处以极刑,以慰英灵。

1953年,朱彬烈士牺牲的地方,划归河南省沈丘县管辖,沈丘县人民政府于1962年将6位烈士的遗骨迁移到五里墩烈士陵园。每年清明时节,前来扫墓凭吊者络绎不绝。


(《湖南党史》  1995年05期   曾宪栋  )